?

古人的桑梓情懷

愛桑梓發表于2017年05月25日20:44:06 | 花語.故事 | 標簽(tags):桑樹 梓樹

在我國古漢語中,“桑梓”一詞常常被人們用來指代“故鄉、鄉下”或父老鄉親,這一提法最晚在東漢時期就已形成。那么,在我國為數眾多的樹種中,古代先人為什么偏偏選中桑梓二樹來指稱故鄉呢?

桑樹、梓樹與人們的密切關系

在我國古代,桑樹與梓樹是與人們生活關系極為緊密的兩種樹。桑葉可以用來養蠶,桑葚可以食用和釀酒,樹干和枝條可以用來制作農具,樹皮可以用來造紙,桑樹全身皆可入藥。可謂一棵桑樹,渾身是寶。而梓樹嫩葉可食,皮可入藥,木質輕巧柔軟,是制作家具、樂器和棺材的上好材料。梓樹因為速生,還常被人們用作薪炭之材。

桑葉養蠶

正因為桑梓二樹與人們的衣食住用有著如此密切的關系,人們喜歡在自家房前屋后栽桑種梓,以資養家糊口,福蔭后代。所以,我們的祖先往往對父母前輩栽植的桑梓懷有深深的敬仰之情,后來人們就以“桑梓”代指居處、處所,用“桑梓”一詞代指家鄉、故鄉。如贊揚某人為家鄉修橋鋪路、捐資助學,往往用“蔭及故里、功在桑梓”等詞匯來表彰賢德義舉。更不用說文人筆下的“桑梓之情”,就是對家鄉對故人的懷念之情。

梓樹花

《詩經·小雅·小弁》記載:“維桑與梓,畢恭敬止。”意思是看見桑梓二樹就會引起對父母長輩的思念之情。如東漢張衡在《南都賦》中就有記述,曰:“永世友孝,懷桑梓焉;真人南巡,睹歸里焉。”晉袁宏《后漢記·明帝紀上》記載:“中國者,先王之桑梓也。”《朱熹集傳》中也說:“桑梓,二木,古者五畝之宅,樹之墻下,以遺子孫,給蠶食,具器用者也……桑梓父母所植。”

桑梓之地,父母之幫

除此之外,古代家族成員尤其是達官貴人的墳墓多依傍桑林而建,逝者墓前亦經常栽種梓樹。如《史記·伍子胥列傳》記載,伍子胥被吳王夫差賜劍自刎前,對使者說過這樣的話:“必樹吾墓上以梓,令可以為器。”而這一點,可以從漢末陳琳《為袁紹檄豫州》一文中的“又梁孝王,先帝母昆,墳陵尊顯;松柏桑梓,猶宜肅恭。”這句話中得到印證。凡此種種,久而久之,桑樹和梓樹也就成了故鄉的象征,“桑梓之地,父母之幫”也就成為故鄉的代名詞。

魏晉女詩人蔡琰在古樂府琴曲歌辭《胡笳十八拍》中吟唱:“我非貪生而惡死,不能捐身兮心有以。生仍冀得兮歸桑梓,死當埋骨兮長已矣。”生逢亂世,遠嫁胡國,悲苦屈辱的漢代女詩人蔡琰自彈自唱,且行且吟,思念故國,一片思返故鄉的泣血之情。魏國君主、詩人曹丕在《黎陽作》詩中有句:“中有高樓亭亭,荊棘繞蕃叢生。南望果園青青,霜露凄慘宵零。彼桑梓兮傷情。”其詩作多反映王公貴族的奢華生活和情感,但在形式上頗受魏晉時期民歌影響,語言通俗,描寫細致,情感充沛。魏晉詩人陸機年屆八旬,則在“明已損目聰去耳”時寫作《百年歌》:“前言往行不復紀,辭官致祿歸桑梓。安車駟馬入舊里,樂事告終憂事始。”南朝詩人謝靈運在《孝感賦》中亦有句:“戀丘墳而縈心,憂桑梓而零淚。”

詩歌中的桑梓情懷

這一用法在唐代詩歌中更為常見。唐代詩人柳宗元的《聞黃鸝詩》中就有“鄉禽何事亦來此,今我生心憶桑梓”的感傷之句。唐代“詩佛”王維在《休假還舊業便使》中,則有托病返鄉,舊景不再,親朋團聚,唏噓感慨的詩句:“謝病使告歸,依依入桑梓。家人皆佇立,相侯衡門里。”唐代詩人杜審言把對故鄉的懷念深深嵌入《春日懷歸》:“心是傷歸望,春歸異往年。河山鑒魏闕,桑梓憶秦川。花雜芳園鳥,風和綠野煙。更懷歡賞地,車馬洛橋邊。”少有生花妙筆和飛揚心緒如唐代詩人孟浩然一樣,受故友之邀《過故人莊》,賞重陽日,就菊花酒,話桑麻情:“故人具雞黍,邀我至田家。綠樹村邊合,青山郭外斜。開軒面場圃,把酒話桑麻。待到重陽日,還來就菊花。”

宋代詩家詞人同樣沿襲前朝歷代對“桑梓”一詞的用意和用法,在懷念桑梓故里的詩文中,對鄉關家人的思念更加用情、更加迫切。宋代蘇轍在《送賈訥朝奉通判眉州》中說:“民病賢人來已暮,時平蜀道本無難。明年我欲修桑梓,為賞庭前荔子丹。”借喻“賞庭前荔子”修葺“桑梓”,造福鄉里。詩人秦觀在《又別牛司理》中這樣送別好友牛司理:“解手莫令書信斷,故園桑梓幸相鄰。”希望朋友之間書信常往,手足之情,溢于言表。北宋文學家、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曾鞏,櫛風沐雨,風餐露宿,備嘗艱辛,“星斗弄光彩,羅絡灶火斑。跋履雖云倦,桑梓得暫還。”在“南豐道”上曾鞏作《之南豐道上寄介甫》寄語好友“相期林蘭楫,蕩漾窮川灣。”

即便到了元明清時代,“桑梓之情”依然在文人墨客筆端默默生發、汩汩流淌。元代徐有孚在《摸魚子》中對故鄉晚年生活有著鮮活的描繪,“……孫兒學語。說桑梓光陰,松筠節操,歲歲有歡趣。”“身退功成天許”承享膝下之歡,栽楊培柳,頤養天年。明代“文壇四杰”、著名“前七子”之一、詩人何景明有《贈邊子四首(其一)》云:“戎馬暗中原,嗟此遠行子。遙遙赴城闕,戚戚望桑梓。”情真意切中寫下分別的詩章,念叨著送友人邊貢上路的不舍情誼,手足之情,令人喟嘆。

清代詩人龔自珍在《己亥雜詩150首》中感慨異常:“里門風俗尚敦龐,年少爭為齒德降。桑梓溫恭名教始,天涯何處不家江。”故鄉所不曾改變的是,詩人陪同老父親前去觀潮(錢塘潮)時,里少年依然不忘給年長者必要的禮遇——皆起立。于是詩人感慨:以吾鄉此種溫良恭儉讓的教化推廣至天下,又何愁天下民風不趨于善良淳樸呢?少年毛澤東出韶山以求博學,臨行前賦詩一首《七絕·改詩贈父親》:“孩兒立志出鄉關,學不成名誓不還。埋骨何須桑梓地,人生無處不青山!”可謂少年壯志,抱負遠大,詩情澎湃,大氣磅礴。

“日暮鄉關何處是,煙波江上使人愁。”很多人的住所沒有私家院落,即過去常常掛在嘴邊、家家皆有的“房前屋后”。如有,一定栽種幾株極具象征意義的桑梓。一來身體力行地傳遞中國古代桑梓文化的文脈,二來營造一方“桑梓之情”的詩情畫意小天地,三來盼望子孫后代濡染國學香風,不忘“桑梓之情”,躬身砥礪前行。

微信搜索: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,關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問題問大家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qqbre.tw/html/huayu/text173.php,轉載請注明,謝謝!
更多
?
hcsmnet
钱龙捕鱼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彩68彩票下载 重庆时时走势图分析 重庆时时彩正不正规 pk10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彩霸王綜合资料 533彩票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捕鱼棋牌 手机怎么干扰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