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芍藥

張梅發表于2015年06月16日00:06:54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芍藥 散文美文 張梅

芍藥嫣然一笑,芍藥百媚生。

原本,不在意芍藥,它常被人們與牡丹相提并論,一個是花王,一個是花相,一個雍榮華麗,一個端莊典雅,宜頌、宜詩、宜畫,記于典籍,懸于廳堂。

宣紙上的工筆畫芍藥顯得呆板,中規中矩,哪有陽光或細雨中的花朵嬌媚或含羞?芍藥帶雨,讓我想到秦觀的詩,有情芍藥含春淚,含情脈脈又意味深長。古人寓情于芍藥,執子之手,贈以芍藥,臨別時“送以勺藥,結恩情也”。遙想長亭外古道邊,手執一束花枝沾露的芍藥,娓娓道別,那情景就是一闋婉約詞。

去看芍藥,在院子一角的花池里,在門前菜地的籬笆邊,如粗衣布服的小丫頭,大大咧咧地竄在枝頭,要開,就自在地開。房子租給別人,哪有人打理它們。水,是天上的雨水;陽光,是石棉瓦邊漏下的陽光,友伴們,是胡亂爬蔓的金銀花,是咋咋呼呼的鳳仙之類。它倒也安然,葉子蓬勃盎然,花不減其華,是民間的西施,醉酒的貴妃。想移栽它的人,見主人不在,自己動手,順著根挖走一部分,美,又不知被帶到哪家院落檐下。主人有些惱,可也奈何不得,誰讓它們太美又容易存活?

芍藥

靠近芍藥,覺得芍藥如一盅盛滿花香的酒杯,像兒時冬季抹在面頰的百雀翎,白潤潤,香噴噴。芍藥的模樣,花瓣皺雜,并不精致,有些嬰兒肥。有種白芍藥就叫傻白,真是貼切。《紅樓夢》中寫湘云,有個著名的段子,湘云酒醉后臥于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,香夢沉酣,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,滿頭臉衣襟上皆是花香。不是梨花,太凄清,不是桃花,太輕艷,不是桐花,紫色太惆悵。芍藥襯湘云的豪爽純真,最為恰當。

芍藥插在桶中,被拎到市集去賣。左手一兜菜,右手一束花。小鎮上,巷中常見賣花者,賣的是白蘭花、梔子花、桂花之類,白蘭花是兩朵別在一枚葉片上,用濕紗巾輕覆其上。這芍藥五六朵一束,幾乎都是欲開未開的花骨朵,正是買得一枝春欲放了。閑讀清朝陳淏子的《花鏡》,寫牡丹插瓶時提到芍藥,“若折枝插瓶,生燒斷處,镕蠟封之,可貯數日不萎;或用蜜養更妙。花謝后,蜜仍可用,養芍藥亦然。如將萎者剪去下截,用竹架起,投水缸中浸一宿,復鮮。”古人待花頗有講究,今人更為隨意,買回的芍藥插在凈水里,芍藥伴我夜讀。

海棠夜開,詩人故燒高燭照紅妝,今逢芍藥,月下賞花,芍藥起舞弄清影,芍藥對影多婆娑。趁月正圓花正開,大飽眼福,彌補去揚州時未見芍藥的遺憾。這幾朵揚起水袖,那幾朵頷首低眉,這幾朵象牙白,那邊的紫盈盈,原來這出場,并沒有事先的排演,也無著裝的一致,如隨意率性的廣場舞。民間的芍藥,唱的是一曲我本臥龍崗上散淡的人。它要趁著春光一勁兒地開,要不,只剩一曲韶光賤!

微信搜索:花草樹木網或hcsmnet,關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問題問大家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qqbre.tw/html/meiwen/text1114.php,轉載請注明,謝謝!
更多
上一篇:風流蘊藉白蘭花下一篇:瑞香寂寞開
?
hcsmnet
钱龙捕鱼 超圣娱乐棋牌 时时彩 骗局 北京pk10破解网址 爱彩彩票安卓 运彩彩票 大小单双技巧 秒速时时网站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 通比牛牛赢钱技巧 黑龙江时时开奖号码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