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小小大蒜君

峰嶺發表于2014年02月26日16:44:58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大蒜 峰嶺 散文

“弟兄七八個,圍著柱子坐,大家一分家,衣服就扯破。”這是我聽到的關于大蒜的謎語。每看到一頭圓圓的大蒜,就聯想到籃球開賽前,隊友們圍成圈,抵著頭撅著腚疊著手再“嗨!”一聲時的樣子。喂,大蒜們,你們是哪個隊的?

但剝的時候覺得它更像是女子,為此,我也給它編了謎語:姊妹七八個,圍著柱子坐,身穿粗布衫,肌膚似冰雪。大蒜真是混在村姑中的公主,褪去衣服的它,細瓷般的堅硬細膩和光潔,宛如美人出浴。你甚至會懷疑,它是埋在土里長大的?

它卻不給你任何氣味、色彩、姿態的暗示。它,無意取悅你,無意跟你發生關聯。如果光看它渾圓如水滴般本分自守的模樣,你會上當的——會以為它像花生土豆一樣好惹。其實呢,你若咬它一口,立馬把你嗆得齜牙咧嘴的,就像捅了馬蜂窩。典型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。

作為大蒜這種沒刺、沒殼、沒硬核、沒藤、沒枝的果實,要想在殘酷的植物世界里存活,著實不易。它的辛辣,也許不過是無奈的結果,是自我保護的武器——正如蛇的毒汁。它無意之中入了人類的法眼,說明了我們古怪、矛盾而寬泛的趣味:僅靠蘋果之類的甜美是不夠的,我們需要虐也需要被虐。

有意思的是,它的辛辣恰是它的精華:開胃、殺菌、防癌。據說2100年前凱撒大帝遠征歐非大陸時,命令士兵食大蒜以抗疾病。時值酷暑,瘟疫流行,對方士兵病倒成千上萬,而凱撒士兵完好無損。遂征服了歐洲,建立了古羅馬帝國。細節決定成敗,凱撒的軍功章也有大蒜的一半哩。

如今,它在虛擬世界里也是很了得。你看植物打僵尸里,玉米投擲、窩瓜踩踏、豌豆射擊,都忙得不可開交。只有大蒜君牛哄哄地往那一戳,不用動一根手指頭,就熏得僵尸們都繞道而行了。在我們家里,我愛吃大蒜,女兒不愛吃,所以到了夏天,蚊子們就都嚶嚶嗡嗡打她的主意去了。

我吃面條的時候,辣椒和大蒜是不可少的哼哈二將。否則,面條還有什么意思呢——就像你不沖動、不激烈,不哭不笑,生活還有什么意思。但跟辣椒不同的是,吃過大蒜后,嘴里會有一股強烈的大蒜味——仿佛是它不甘被吃的靈魂在控訴,遠遠的人都能聞到,會讓人生理性地惡心。一口大蒜味——是對那些不太講究,不注意細節的人的不懷善意的概括,延伸一下,還捎帶指那些地位卑微的人。

為什么人們愛吃大蒜卻不愛聞呢?難道不是同一種味道嗎?韭菜、酒也有同樣的遭遇。這些味道強烈的食物,之所以讓人的鼻子無法消受,是因為它們提醒了我們的動物性:原來不光是衣香鬢影、談經論道,也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啊。這讓我們的本能有點不舒服了。可是,從某種角度來看,我們難道不是動物么?大蒜不過有點惡作劇地提醒了我們而已。

?
hcsmnet
钱龙捕鱼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 成龙秒拍赚钱 时时彩后一压单双稳赢 gta5出租车赚钱小费 天津时时计划软件 中央五台直播世界杯 pk10怎样分析走势分析 网上牛牛有什么技巧 网赌出黑出分技术教程 真人捕鱼下载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