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幽蘭花,何菲菲

瓜翁發表于2014年03月14日21:10:01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蘭花 散文 瓜翁

移近,放鼻間,深呼吸,用力,肺葉舒張,一股幽香直透胸腔,充盈在體內,腦門一新,身子輕了,很別致。我是這樣親近蘭花的。

花木之中,最喜歡的要數蘭花了,那種清逸,那股幽香,只需閉眼一想,頓覺妙不可言。草木與人,性情相依,自古如是。

素心蘭與赤心蘭,總把芳心與客心。愛蘭本是素心人,養得幽蘭為求真。

這是鄭板橋寫蘭花的詩句,與其說蘭花是這樣一位才華橫溢而又命運多舛的藝術家鐘情的風物,倒不如說蘭花那高潔清雅的品質本是詩人內心深處的精神支柱。也許因為這個緣故,歷代詠蘭諸多名人中,我對鄭板橋格外敬重。

文人和蘭花,有種特別的默契。孤蘭生幽園,模樣靈巧,氣蘊飄逸,真有點遷客騷人的味道。所以從前很多文人只要累了,不如意時,就會想到蘭花,內心感慨道:應該像蘭花一樣做花中君子啊。既然世道如此險惡,罷了,罷了,索性去做林間隱士。說白了,蘭花就是文人放松身體,調和心態的后花園。文人蘭花一家親,所以從古到今,他們樂此不疲地寫蘭、畫蘭、歌蘭、頌蘭、唱蘭,五彩紛呈,綿綿不絕。

除了文人,喜歡蘭花的還有農民。在故鄉,春天到了,許多莊稼漢洗凈酒瓶,灌滿自來水,擷一枝春蘭于案頭清供,或獨微微開在五斗柜上、壁櫥中、窗臺前,走家串戶,總能聞到一股清香。插在水里的蘭花,能香一個多禮拜。

三菲碧彈指,一笑紫翻唇。巧笑倩兮,美目眇兮,真像一小家碧玉,鮮美清爽,然后就是力透紙背、入骨三分的風雅。勞動人民會過日子,他們栽一株蘭花增添春天的清逸,泡幾碗涼茶沖淡夏天的勞累,用盈田稻花品味秋天的喜悅,借滿樹寒梅消遣冬天的無味。

只是誰也沒有蘭花那么讓人欣喜,那般讓人沉醉。

春光悄然而逝,蘭花漸次凋零,花瓣散落在玻璃瓶下,不忍掃,不忍掃的,再留幾天吧,殘香也很美呵,看看花莖也是好的嘛。此時,與其說是對花的留戀,倒不如說是對美的懷念。許多癡蘭者,還要在角落里搗騰出盛物的瓦罐,將蘭花做成盆景,放在屋檐下。

花草本無價,水山皆有情,煩了就看看蘭草,儼然是聆聽深山的表白,仿佛品味自然的心性,心神被拽回到一枝青玉半枝妍的境界。風風雨雨,日出日落,紙窗瓦屋,青磚白墻映著那一捧翠綠,庸常的日子也過得恣意粲然。

蘭花讓粗糙無奇的鄉野有了風雅撩人的真趣,鄉野使清幽安逸的蘭花有了不染凡俗的芳香。它們之間,相輔相成。

移居城市這么多年,好久沒見蘭花了,前些時,植物園搞蘭花展,興沖沖跑去看了,盆盆罐罐,錯落雜陳,直看得心涼,真是太委屈它們了。相比之下,我更喜歡自然狀態下的蘭花,亭亭玉立,一如風流才子的仕女畫軸。而公園里的蘭花,身價再高,也只能是淪落煙柳的俏麗佳人。

空谷有佳人,倏然抱幽獨。明人孫克弘的詩句是蘭花性情的最好詮釋,如果有天它們亂七八糟地人工培植在公園,那就真沒看頭了,盡管還是蘭花的蘭,蘭花的花,但蘭花終非蘭花矣。

?
hcsmnet
钱龙捕鱼 重时时彩现场开奖号码 竞彩足球手机版 宾利官网中国 吉祥三公下载 最新pt游戏平台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及中奖计算表 快三单双大小怎么分析的 江西时时开了去年号 阿斯特拉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