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青蒜

姚大偉發表于2014年03月24日18:09:26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大蒜 青蒜 姚大偉 美文

蒜頭是臭菜,是葷菜,穢人齒頰及腸胃。《圍城》里,錢鐘書拿蒜頭味跟太陽烘焙下的花香比,說,都是植物氣息而有葷腥的肉感,像從夏天跳舞會上頭發里發泄出來的。而青蒜則無,它渾身上下都洋溢著清新氣息。青出于藍而絕異于藍。它是活物,窈窕,纖柔,莖如水仙,葉似蘭草。能迎風起,枕雪眠。

蒜頭味濃重,青蒜味淡雅。青蒜末襯羊肉湯,大美。李漁言:濃則為時所爭尚,甘受其穢而不辭。淡則為世所共遺,自薦其香而弗受。他推香椿為淡,卻不知香椿的味道,較之青蒜顯濃。香椿豆腐,人都嘖嘖稱好,清淡其外,賞心悅目。老饕如我,初次嘗試卻退避三舍,如臨大敵。一筷子在嘴,只覺得在口腔內有股子氣橫沖直撞,激烈猶如水果中的榴蓮。那味太野,難馴。任是喝水嚼茶,一時難以中和。青蒜也有野性,相較之下,平和多了。青蒜焯水,加金針菇涼拌,素凈可人,可以忘憂。青蒜新鮮,清爽。金針菇爽滑,軟嫩。或細品,或爛嚼,唇齒間只一個鮮字。還有一道青蒜炒肉,我的最愛,此菜雖身在葷菜之列,但任你朵頤大嚼,難損植物清新。人說,青蒜本性擅于調和,是俗!但它的俗絕不是媚俗,品性上是不輸誰的。

其實,青蒜和香椿無從比較,兩不相及。青蒜出身“卑賤”,低在塵埃之下。香椿有凌空之姿,身價亦高貴。但有一條,香椿非臨春不出,青蒜卻不避秋冬。也就是說,青蒜在一年最為寂寥之時,一葉尚青;一年最為寒冷之際,一身傲然。從這方面來講,青蒜是有松柏之實、梅竹之風的。李漁在《閑情偶寄》里為冬青鳴不平,他說道:冬青一樹,有松柏之實而不居其名,有梅竹之風而不矜其節,殆“身隱焉文”之流亞歟?然談傲霜礪雪之姿者,從未聞一人齒及。似之推不言祿,而祿亦不及。予竊忿之,當易其名為“不求人知樹”。如是說,青蒜該是“不求人知菜”。青蒜身屬草本,不在竹木之間。但“傲霜礪雪之姿者”,有之。比之松柏梅竹亦不差。青蒜與冬青真可謂同病相憐,它的這一層態度,也少有人提及。但我卻不替它鳴不平,因為這是由來已久的偏心——自古而來,圣人賢者但貴林木有屋廈棟梁之才,而反忘蔬菜有以身飼人之德。

推之不言祿,祿亦不及。這是文人的名利觀,何必強加給青蒜呢?青蒜不入詩詞,不著文人筆端。不像邵平瓜、劉伶酒、淵明菊那樣,各有各的代言人。它生農家地頭,不著人煩,自生自敗后,把一大把果實潛藏地下,不迎合,不奉承。它的秉性,該是不求人知的。

看夠一天晴好,不問明日風來。名利又與它何干?

?
hcsmnet
钱龙捕鱼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AG机动乐园攻略 测绘专业干那个最赚钱 快三两面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技巧100% 21点手机游戏 捕鱼大师手机版 为了赚钱出卖自己的人 北京pk10计划在线 猎鱼达人3d弹头怎么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