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夾竹桃

寧雨發表于2014年07月14日22:51:30 | 名家美文 | 標簽(tags):夾竹桃 毒藥 寧雨 散文美文

家鄉的人都說夾竹桃有毒。是否如曼陀羅、鶴頂紅一樣,可以致命,無可考。有毒的花,歸冷艷那一撥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。而家鄉人口口相傳夾竹桃有毒,卻又蒔養成風。我的七姑八姨,我的十里鄉鄰,都養夾竹桃。

夾竹桃畏寒。于是,有的栽于直徑合抱粗的廢水缸里,樹干長到鐵锨把那么粗,身量幾乎與房頂平齊。

到初冬,幾個小伙子“吭哧吭哧”抬到生了爐火的屋子中,人人喘著粗氣,鼻子尖沁汗珠兒。春天,又如是這般抬到屋外,安置于東窗附近,陽光最先照到的地方。有的從春到秋都栽在地上,上凍前挖出植于花盆,搬進室內與主人同居。

我家夾竹桃由姥姥管理。姥姥又瘦又矮,那盆水紅的夾竹桃,搬來搬去,澆水、施肥,整枝打杈,都是她親力親為。一個小腳老太太,硬是搬動一株兩米多高、連盆帶花幾十公斤的夾竹桃,真不知道她哪里來的力氣。

家鄉人對夾竹桃的耐心,遠遠超過其他花卉。金芙蓉、雞冠花、鳳仙花自不必說,就算是既能看花,又可嘗果的桃兒、杏兒,也絕不可能那么周至。

夾竹桃開花,艷到極致。似乎家家養的都是水紅色系的,從春一直開到秋。凡是有夾竹桃的人家,你推開院門,立時滿眼煙霞。姥姥說,最好的夾竹桃,株型要三杈九頂。要想擁有一棵最好的花,法子只有一個,在最適宜的時間給它頂尖,頂尖后生出新芽,于是又在最適宜的時間,選擇最適宜的角度,留下三個新杈,其余歪枝斜杈一律消滅,如此循環往復,絕不手軟,也絕不錯失時機。

我時常想,既然夾竹桃有毒,那么,整枝打杈,樹的漿汁流瀉,人就面臨中毒的風險。冒著中毒的風險,去管護一株花,值還是不值?況且,這花也就是看著好看,既不能吃,更百無一用。但家鄉人偏偏就那么耐心又細致地蒔養夾竹桃。

其實,在南地,夾竹桃很是潑辣,根本不用栽到盆里缸里的,冬天,也安然生長于田野,一叢一叢,一行一行,枝杈相互擠挨著,有多少杈、多少頂,誰也數不清,大概也沒誰有耐心去數。到開花的季節,紅的,白的,粉的,花朵大而豐腴,直開成花的墻、花的路、花的街。落花時節,一地一地的白,一地一地的紅,美得讓人心碎。

在江南水鄉同里,見到一家咖啡館的名字,叫“毒藥”。據說,來這里的多是青春男女。他們,是為著那杯愛情的毒藥而來,咖啡館生意火爆非常。

我的家鄉人,愛惜夾竹桃如命,原來也是中毒了。這毒,就是百無一用的愛美之心。

?
hcsmnet
钱龙捕鱼 领航计划软件下载做号官网 重庆时时彩技巧后一位 汇彩网app e彩票平台 彩票如何双向刷流水 欢乐二八杠完美作弊器下载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